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rs66.com

吸血鬼式的女人,别人都惹不起躲得起

来自心灵感悟 2017-05-26 阅:
  潘小花终于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她工作十年,努力辛苦并且省吃俭用,虽然还是住在六环外,但唯有拥有房子才算定居,是很多和潘小花一样的外来人共同的目标。潘小花的过程显然更吃力,她出身北方偏僻农村,下面有弟妹,父母务农没有保障。

  潘小花大学靠贷款,拿了薪水除了还贷就是寄回去养父母,供弟弟读书。妹妹早就嫁了,但夫家同样穷。母亲打电话不是说弟弟上学要用钱,就是说妹妹那边养了孩子,要么就是七大姑八大姨家各种人情红包,等等。总之,潘小花每个月都盼着发薪日。

  父母唯独不操心33岁的潘小花还没有结婚,不是她不漂亮,而是沉重的家庭负担让她忙到顾不上经营情感,过多麻烦让男人望而却步。自己合租的小屋里,常常住着来北京的家人和亲戚,为这事潘小花搬了好几次家,因为没人愿意和她合租。

  去年潘小花又有了男友,对方是北京人,工作收入也稳定。认识小花的时候她已经付了首付,人家就拿钱装修房子,答应以后一起还贷。这样的男人已经很稀缺,关键是小花也一直想找个本地人,据说更能稳定。

  去年房子一装修好,潘小花的父母就带着家当和儿子浩浩荡荡来了北京,弟弟没考上大学,小花拿钱让他在北京上自费的专科。又没多久,妹妹也带着孩子和老公来了,说是农村种地没啥钱,要进城打工,80平米的两居室又住满了人。

  潘小花没钱买车养车,每天用一个半小时进城上班,然后用同样的时间挤地铁回家。男友虽然有车,但家住另外一个方向的郊区,工作日没办法接送女友。以前还可以周末约会,可自从潘小花家人来京,周六、日常提各种要求让男友开车去办,这次是逛逛北京城,下次是去看病,再下次是接某个亲戚来某个亲戚走。

  这样的日子,男友也坚持了半年,然后潘小花要求他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,据说更有前途,收入也高了一些。这是她原上司新做的事业,而且在潘小花上班的路上。男友犹豫的时候,潘小花不高兴了:“你到底爱不爱我?我们现在房贷负担那么重,不趁着年轻多努力赚钱,以后拿什么结婚养孩子?你得为我想想啊。”

  男友最终妥协,但干到今年有点坚持不住了,自己父母也怨声载道。刚起步的新公司,各种加班加点忙到没有休息,有点时间还得被女友家呼来使去,原本家人就不同意他和潘小花恋爱,现在矛盾更多了。

  两家人第一次见面也闹到不欢而散,潘小花家提出要彩礼。男友家人觉得,女方家困难可以提供帮助,但不能接受这样赤裸裸卖女儿的方式。潘小花去男友家道了歉,表面才过得去,但她跟男友说:“那么多年,我一个人负担的那么辛苦,毕竟是我的家人等管啊,何况现在我只有你。”

  男友于心不忍,还是拿出自己积蓄给了潘家10万,那边才有了点好脸色。但潘小花其实更心疼,男友的钱也是自己的钱,给了父母自己却用不着。于是她除了争取升职加薪的机会,更是督促男友要如何如何,经常干涉他的工作,大清早给他打电话提醒他去加班,深更半夜要他再看下邮件,等等。

  故事看到这,追剧《欢乐颂2》的亲们是不是很眼熟?是的,潘小花就像是电视剧中的樊胜美。她们都有个“吸血鬼”式的家庭,一家人都靠大女儿一个人活着,而且还变本加厉,对女婿和儿媳之类的外人也不例外,不给“血”吸,就搅和到谁也别想过好。

  生活中的“樊胜美”们是一样的生活模式,她们往往厌恶自己的家庭和出身,所以努力逃离到大城市,但还是被继续“吸血”。开始时各种努力,或许也能有一席之地,但终于会不堪重负,把以后的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,成为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,过上了自己曾经最不能接受的日子。

  她们找男人得先看有没有大城市户口?有没有房?有没有钱?实在因为年龄不得不将就的时候,也没有多少谈情说爱的心情,面对还不够有钱的男人,名为鼓励鞭策,实则也是进入了“吸血”模式,各种抱怨苦逼,然后动不动就用分手威胁。樊胜美被王柏川的母亲羞辱是不是自找的?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就是会让未来婆家看不起。

  樊胜美原本是努力奋斗的职场精英,现在却耗掉了观众的同情心,变得和家人一样可恶。对90后能买房充满嫉妒,对男友王柏川百般挑剔、指责、苛求,甚至是讽刺,对女友们的帮助也是说翻脸就翻脸,连哭哭啼啼撒娇都充满了心机婊的矫情。生活里的潘小花也是一个套路,但她们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正在变成“吸血鬼”,借口爱却又在辱没爱。

  潘小花男友的家人先有了察觉,他也发生了动摇,毕竟只是个普通家庭,远没有多少新鲜的血液喂养未来丈夫娘一家人。他说:”如果有真情在,就应该有体谅在,但小花越来越没心思谈爱情,说得最多的就是钱,就是要稳定,希望我家能买房子结婚,房子肯定要买,但会不会又成了她家人的二套房?我不想再试了。“

  不知道电视剧中的樊胜美和王柏川是什么结局,反正潘小花还是遭遇了第四任男友的分手。能看得出她的伤心,但她擦了擦眼泪说:”看样子,我以后还是要找个有钱的,才能给我稳定的生活,让我安心。“

  是的,“吸血鬼”式的家庭,以及那些也变成了“吸血鬼”的女人,都得像樊胜美那样,最终找个有钱又有闲的男人才能供得起。但问题的关键是,你自己还有多少资本能让那种有钱又有闲的男人这样做?

  越是底层出身的人就越是要求稳定,越是对房子和票子充满了渴望,甚至因此变得更加贪婪和无底线。《欢乐颂2》中的安迪对樊胜美非要买房才能稳定这件事很不理解,那是因为阶级不同不能相容。

  就像樊胜美和邱莹莹都觉得只有奇点才合适安迪,因为稳定。但人家安迪又美又独立,根本不用担心小包总会不会花心,投入享受爱情就是,安迪自己就能给自己稳定的生活,包括因为独立而获得的强大自愈力。

  眼界决定格局,这就是为什么女人要多读书、多见世面的原因,这是唯一能为我们自己好,让自己最终拥有能够看到今天的苟且,从而摆脱明天继续苟且的能力。

  没有信心靠自己的奋斗找到前途和稳定的人中,很难看到独立的精神和坚强的个性,可能一辈子都挣扎于焦虑和攀比。

  生活里的安迪们,不会要求男人的房子和钱,甚至也够作够折腾,因为人家眼前一直有“诗和远方”,自己也有能力看遍了世界繁华。却偏偏会有更多金优秀的男人来到她的身边,带她去坐旋转木马,那是爱情最初的模样,却不是有钱就能拥有的幸福味道。

  不是出身和阶级不能跨越,而是眼界限制了樊胜美、邱莹莹、潘小花一类人的格局和认知,看人看事都从自己角度出发,为蝇头小利和垃圾情感就能沦陷整个人生,从而接触到了更多负面的人事,始终站在了阴影里。

  如今的社会,底层出身的人拼命追求稳定,为房价物价操碎了心抱怨且脆弱,中产阶级在努力实现自我价值,为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承担压力,精英们在为这个世界创造价值,对待情感和生活也更积极通透。

  每个人都有压力,但活的方式不一样,得到的结果完全不同。想要什么,就靠自己的能力去得到,不自救的人生永远是痛苦的。

  (文/王珣) 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